足球直播

40年的轮回!索内斯忆利物浦往昔光辉岁月并解析如今面临挑战

时间: 来源:互联网
标签:

1978-84年间,在佩斯利和乔-费根麾下,索内斯帮助利物浦拿到了5个顶级联赛冠军以及3个欧冠冠军,成就了一段传奇。索内斯目前在天空体育担任评论员,他在一次节目中回忆了自己在利物浦的效力经历,也谈论了为何40年后,利物浦能够在克洛普麾下取得一些伟大的成就......

探秘利物浦更衣室

我从不会被任何挑战吓倒,挑战越大,我越能享受其中。比赛越重要,我就会越投入。我对自己的能力一直都很有信心,我有着伟大的父母,我是他们三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我来自一个强大且稳定的家庭,这对我的职业生涯很有帮助。

1978年我从米德尔斯堡加盟利物浦时,创造了两家英国俱乐部转会交易的身价纪录。乔-乔丹(Joe Jordan)不久之前以35万镑的身价从利兹联加盟曼联,所以利物浦决定在我身上多花费2000镑,这就是两家俱乐部之间的竞争关系。

我从不记得身价给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困扰,我也从不畏惧挑战。来到利物浦之后,我走进的是一个有着多位传奇球星的更衣室,他们有着伟大的人格,赢得了一系列的冠军。我觉得自己很快适应了利物浦,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自负,事实上,我感觉自己应该更早加盟利物浦。我认为自己在一年前就可以迎接更大的挑战。

索内斯加盟利物浦创造了英国俱乐部之间交易的身价纪录

在米德尔斯堡的时候,我是一名不错的职业球员,但利物浦队内的位置竞争非常激烈,这也让我成为了一名更加出色的球员。我在利物浦没有所谓的分水岭时刻,每天我都必须在这种竞争性的环境下训练,我必须更快地进行思考,更快地处理球,在训练场外以不同的方式生活,这产生了很好的作用。

以我在更衣室里的经历,你在比赛中的表现越好,那么你受到的嘲笑和批评就越严厉。那些重要的球员从不抱怨,也从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在训练中,他们总是显得脾气暴躁,因为他们总觉得自己能拿出更好的表现。首先,他们需要身先士卒,然后其他人应该跟随他们的脚步。

球员之间发生冲突是难免的,这么说吧,每周至少都会发生一件球员们被要求冷静下来的事,但这也是好事。当你输掉一场比赛,即使是训练赛,你也需要在个人层面上处理好这样的事情。

我亲眼目睹了很多球员来到利物浦后无法适应俱乐部的生活,当你为利物浦或者曼联这样的大俱乐部踢球时,你不能选择什么时候全力以赴,这是无法接受的事情。在你看来可能并不重要的一场比赛,对于你的对手来说就像一场杯赛决赛。从赛季一开始他们就期待着和利物浦之间的对决,你必须和他们有同样的态度,将每场比赛当做杯赛决赛。我们当时的利物浦就是这样。

在更衣室,你心里会想:“当事情变得艰难时,你可以信任自己左边那个人吗?对着右边那个人,你可以说同样的话吗?”在当时的利物浦,你可以环顾整个更衣室,然后说道:“让我们并肩战斗吧!”

持续成功的秘诀

索内斯在利物浦拿到了14个冠军

鲍勃-佩斯利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每天我们都能在训练基地见到他,但他并不总是和我们一起出现在训练场上。后来接替他的帅位取得成功的乔-费根,以及他的助教罗尼-莫兰是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人。费根就像每个人都喜欢的叔叔辈人物,他是个说话轻声细语的绅士,但莫兰则是一个追着我们大喊大叫的“少校”。

三年前,我和儿子詹姆斯一起参加了莫兰的葬礼。在回去的路上,我对他说道:“你知道吗,詹姆斯?现在回想起来,莫兰是那个对我职业生涯影响最大的人。”他是个激励人的大师,他会让你感觉尽管自己是很优秀的球员,但在利物浦有很多比你更加优秀的球员。

莫兰和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作为一个集体,他让我们感觉自己确实组成了一支优秀的球队,但在过去,利物浦历史上有很多更加优秀的球队。回顾过往,我们和这些球队能够平起平坐。但在当时,他绝不容许你有任何自满情绪。

莫兰总是敲打着你,冲你咆哮,无论你是达格利什还是菲尔-尼尔,抑或是刚刚来到利物浦更衣室的年轻人,他对每个人都是如此。他看到了每个人身上的弱点,而且他会努力弄清楚你的弱点有多么严重。

索内斯在利物浦效力了7年时间

莫兰会不断敲打着你,在他看来,作为一名利物浦球员,如果你无法应对每天面对的压力,那么你就无法在利物浦这样的俱乐部生存。

人们永远不会认为莫兰是利物浦历史上伟大的人物,但如果你和他共事的话,你会知道他和佩斯利和费根一样都是利物浦的传奇。我们获得成功的那段时间里,莫兰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佩斯利永远有着最后的决定权。佩斯利、莫兰和费根是一个团队,他们精诚合作一起为球队的成功而努力。

作为一名球员,你不会知道他们在著名的靴室(Boot Room)举行会议时说了什么。1991年,当我重返利物浦担任主教练时,汤姆-桑德斯(Tom Saunders)依然在俱乐部任职,他曾是比尔-香克利教练团队的一员,之后又成为佩斯利的得力助手。

梅尔伍德训练基地有一个窗户,它的一边是个柜子,另外一边则放着一部电话。有一天,我们站在那里望着训练场,我问道:“佩斯利执教利物浦的时候,他对自己的球队满意吗?”他回应道:“佩斯利永远不会对自己的球队感到满意。”

佩斯利从来都不满足于现状,他一直都在努力让球队变得更好。这就是利物浦的工作方式。

不同的工作方式

如今人们非常重视战术体系,但那个时候却大不相同。每周我们在战术方面只进行一次训练,一个叫埃利的人在梅尔伍德负责这件事。他是一个非常老派的人,一个极度缺乏幽默感的人。每周五的时候,他会带着一个6英尺*3英尺的旧Subbuteo足球游戏道具(一种桌面足球游戏,规则和正式足球比赛相同),摇摇晃晃地走进更衣室。老实说,那个东西非常沉重,你需要两个人才能搬动它,但埃利总是一个人就完成了这项工作。

埃利会把Subbuteo放在按摩桌上,我们则坐在那里排成L型。他安排我们作为红队,而我们下一个对手则是白队。在利物浦的7年时间里,我从没听佩斯利、费根或者莫兰谈及过这样的会议。

人们可能会感到惊讶,因为现代球员需要确切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他们需要知道对手的战术体系,知道对手球员的实力状况。他们希望看到比赛视频,希望知道对手的一切,而我们却恰恰相反。

佩斯利、费根和莫兰让我们觉得自己是比任何对手都要出色的球队,只有我们没有对手努力的话才会被他们击败。他们让我们球员去承担击败对手的责任。我记得他们只做过一次战术指导,那就是1981年欧冠半决赛对阵拜仁。首回合的比赛,我们在安菲尔德和拜仁互交白卷。次回合的比赛在奥林匹克球场举行,当我们准备出现在球场上时,佩斯利突然说道:“等一下。”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他安排萨米-李(Sammy Lee)专门盯防保罗-布雷特钠(Paul Breitner)。我们都笑了起来,而萨米-李则耸了耸肩。

1981年,索内斯成为利物浦队长

在利物浦的7年时间里,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他似乎有些担心对手的实力。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做到一些事情,但战术却很少被涉及。我们的定位球只有一个套路,他们称之为“欧式任意球”,每个人都会进行跑位,而菲尔-尼尔在右侧可以自由活动,就这么简单。他们会说:“你就是那个决定定位球成败的人。当你主罚任意球的时候,你能看到什么呢?”

他们总是传达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在死球状态下,我们不能有球员以此为借口去偷懒。莫兰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寻找兴奋点。他的意思是说,在开球、主罚任意球或者掷定位球的时候,有些球员会显得无精打采。

他们让我们相信,如果我们一直保持专注的话,那么对手面对我们会无能为力。他们也让我们相信,如果我们比对手更加努力,那么我们将获得比赛胜利,因为我们是比对手更加优秀的球员。

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利物浦是英国最成功的俱乐部

人们会说一支球队总有需要提升的地方,但佩斯利、费根和莫兰是如此信任我们,这让我们觉得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当然,那个时候的我们并非职业精神非常好的球员。我们会在周二比赛之后出去喝个烂醉,然后在周六晚上再次做同样的事情。

我记得一场客战考文垂的比赛,半场结束后我们就以0-3的比分落后。走进更衣室我们都非常生气,达格利什和我发生冲突,队友们不得不将我们分开。莫兰和费根在那里踱来踱去,自言自语道:“很明显哪里出了问题。”他们就这样说了四五遍,然后佩斯利进来了,他说道:“我很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在听他们说了七八遍之后,我说道:“我们在效率方面有什么问题?”

“很明显,你没有看到吗?”

“没有!到底是什么问题?”

“好吧,你们踢得一塌糊涂!”

说完这些,主教练走出了更衣室,而莫兰和费根则去了洗手间,只留下我们在更衣室继续争论,事情就是这样。如果我们遇到什么麻烦,他们总是希望我们内部解决。

记得执教纽卡的时候,我和基隆-戴尔及贝拉米谈过这件事,他们说道:“相比你的球员时代,足球已经变得不同,我们现在都是运动员,我们比你们更有组织纪律。”

达格利什展示欧冠冠军奖杯

但是,我们经常和其他欧洲球队交手,他们做到的就是如今的球员所做到的事情,那就是零酒精,采用运动员专属的食谱以及最新的训练方法。不过,和他们交手的时候,我们10次有9次可以战胜他们,而且经常在场面上占据主动地位。

我一直都在考虑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们从来不会谈论在周中轮休哪位球员。如今,运动科学家可以在你的心脏、肌肉或者其他位置安装监视器,但是他们无法在你的头部安装监视器以确定你的个性。在一场比赛中,两名球员都可能在70分钟比赛后筋疲力尽,但其中一人会想着走下球场,而另外一个人则希望继续战斗,努力取得胜利。

他们认为我们处理事情的方式是一样的,但其实不然。

队长以及领袖能力的价值

1981年,当佩斯利让我当利物浦队长时,起初我觉得自己尽管希望成为球队队长,但我身前有两个人更有资格。一位是达格利什,他比我年长几岁,在利物浦的时间也更长,另外一位则是菲尔-尼尔,他同样比我年长,有着更为丰富的经验。

我不想让其他人不高兴,但佩斯利认为这没什么问题。他希望我成为球队队长,仅此而已。作为球队队长,我没有做出什么不同的事情。我不需要去发号施令,因为大家在心里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1983年,乔-费根(右)接替了佩斯利(左)的帅位

佩斯利、费根和莫兰给我传递的信息是首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如果队友表现不佳的话,那么我需要去帮助他们。我记得费根不止一次告诉我要帮助自己的队友。

我不记得成为球队队长是否让我成为了一名不同的球员,但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我见证了一些出任球队队长的伟大球员,因此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同样重要的是,佩斯利看到了我在球场上的表现,然后才做出了让我担任队长的决定。我对此非常自豪。

我在利物浦有着很多高光时刻,人们经常问我1984年战胜罗马的欧冠比赛是否我职业生涯最佳时刻,但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时刻有很多。比如,1978年在温布利战胜布鲁日拿到我第一个欧冠冠军的比赛,比如1981年,我们在巴黎战胜皇马拿到我第二个欧冠冠军的比赛,我对这一切都记忆犹新。

但在利物浦,赢得联赛冠军永远是优先任务。对于我们来说,赢得英甲冠军是一件大事,因为这说明了我们作为球员以及一支球队的地位。这意味着我们很好地应对了失利,很好的处理好了伤病麻烦,也在困难的时刻团结在了一起。

索内斯、阿兰-汉森和达格利什在更衣室庆祝

1984年当我离开利物浦加盟桑普的时候,那时的意甲就像如今的英超,意甲拥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很多大牌球员都在那里踢球。利物浦在我身上收回了双倍投入,没有人强迫我离开。由于家庭的原因,我不得不离开了利物浦。我不能说自己后悔去意大利踢球,因为那是一段美妙的经历。但是,正如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的那样,在利物浦经历了7年成功的职业生涯后,离开这家俱乐部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克洛普的利物浦将要面对的挑战

利物浦拿到了2018-19赛季的欧冠冠军

稳定性!将这支利物浦和我曾经效力的那支利物浦进行比较,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个词。过去几个赛季,这支利物浦一直都很稳定。他们的表现非常棒!他们有着一些杰出的球员,知道自己在球场上需要做什么。

在一些关键位置上,这支利物浦有着非常出色的球员!他们有着不错的后卫、出色的门将以及在场上不知疲倦的中场。本赛季,他们一直都很有统治力。去年,他们赢得了欧冠冠军,而今年他们将赢得英超冠军。不过,我依然认为克洛普回顾球队这段时间的表现的话,他会觉得麾下球队应该不止拿到两个重要冠军。

这支利物浦也是世俱杯的冠军,但这样一支出色且稳定的球队只拿到了两个重要冠军,我想球员们会对球队只做到这些感到有些生气。如今,我们很轻易用伟大去定义一个人或者一支球队。我认为对这批球员的评价应该在5年后。对于这支利物浦来说,他们将要面对的挑战是持续赢得重要冠军,保持统治力,就像我们那支利物浦所做到的那样。

在5年的时间里,如果这支利物浦在英超占据了统治地位,在欧冠中也占据了统治地位,那么他们可以和利物浦历史上任何一支伟大的球队进行比较。想要成为一支传奇球队,你必须赢得一系列的冠军。

拥有曼城这样的挑战者对如今的利物浦很有帮助,你需要这样的挑战助推球队前进。你不会希望自己在联赛中一骑绝尘,这会让你自满,也会削弱英超的精彩程度。

克洛普是如今这支利物浦的掌舵人

我在利物浦效力的时候,我们并非只有一个竞争对手,每年的情况都不同。诺丁汉森林经历了几年不平凡的时光,维拉有一年的发挥相当惊艳,伊普斯维奇是一支出色的球队,而曼联有一年对我们形成了挑战。但是,没有一支球队能对我们形成明显的挑战。阿森纳、热刺、曼联、切尔西等球队都希望在未来几年在积分榜上攀升,但我依然认为曼城是利物浦最大的挑战者。

我想说的是,以利物浦目前阵容的平均年龄,以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以他们所拥有的主教练,以他们围绕球队所构建的组织结构,他们有潜力继续前进赢得一系列的冠军。利物浦这批球员,尤其是他们拥有的门将和后卫,他们可以轻轻松松再踢5年时间。利物浦是踢球的好地方,因为球员们知道这支球队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他们签下的球员都很好地发挥了作用,克洛普的执教表现值得称赞。

克洛普非常适合利物浦,因为他感受到了这家俱乐部的激情。利物浦是一家情感非常强烈的俱乐部,这是因为这家俱乐部的历史和发生在这家俱乐部身上的悲剧。当你走进安菲尔德,你能够感受到这种情感,你会听到《你永远不会独行》。

和佩斯利及费根相比,克洛普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佩斯利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至于费根,你必须靠近他才能听到他说的是什么。克洛普更像香克利,他是一名非常棒的沟通者,一个善于表现自己的人,也是一名非常出色的领袖。佩斯利绝不是那种喜欢出风头的人,费根也是如此。他们喜欢退居幕后,而不是在在台前指挥众人。克洛普和他们是不同的,但他了解利物浦这家俱乐部,也做出了极为出色的工作。

合适的位置,特别的球员

萨拉赫也许是利物浦进球最多的球员,但如果是利物浦的进攻线是依赖他一个人的发挥的话,那是完全错误的。他是三名特别的球员之一。我喜欢看菲尔米诺踢球,几年前,我将他和达格利什进行了比较。他就像在丛林中觅食的大型猫科动物,等待机会给对手致命一击。

菲尔米诺一直都在寻觅机会,他有着非常出色的足球智慧,而萨拉赫和马内更加吸引人们的眼球,因为他们更加直接,取得了更多的进球。他们三人形成了非常出色的进攻组合,但拥有良好的防守显然非常重要,因为你不可能每场比赛都奉献出惊人的发挥。

当形势不利的时候,你需要知道球队不会出现丢球。如果你在球场上处在防守状态但并没有出现丢球,那么你知道在90分钟的某个时刻,球队中一名特别的球员会挺身而出,他要么为队友创造出得分机会,要么自己攻破对手球门。

这就是我们在拥有伊恩-拉什的情况下所做到的事情,我们会踢得很舒服,我们会让自己的防线很稳固,经过几次传球之后,拉什会实现终结,将皮球送入对手网窝,我们最终会拿下比赛。

利物浦有着欧洲足坛最恐怖的进攻三叉戟之一

利物浦的进攻线现在也有这种感觉,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是如此危险。即使他们不在最佳状态,他们的防守也非常稳固,而且他们有能力破门得分。拥有这些球员是如此重要,他们的射手能够一个赛季打进25球。

如今,无论你是德国人、意大利人或者西班牙人,如果你有机会为利物浦踢球的话,你不会说不。当我在利物浦踢球的时候,球员们很清楚在安菲尔德踢球意味着什么。在安菲尔德踢过球的球员会说那里是独一无二的。

不过,现在世界各地的球员和球迷都知道了这一点。我想这就是球员们想要为利物浦踢球的重要原因。安菲尔德的气氛一直都很特别,但现在那里的气氛非常棒!上赛季对阵巴萨的欧冠比赛,我是那场比赛的评论员,那天晚上的气氛非同寻常。在电视机前,你完全可以感受到那种狂热的气氛。

我想如今的利物浦球员感受到了比我们当时更加狂热的气氛,因为这家俱乐部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如此成功了。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利物浦是欧洲冠军,每隔一年都可以拿到联赛冠军,这已经形成了常态化。

但是,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因为球迷们已经有30年没有看到球队拿到联赛冠军了,他们渴望再次见证球队的成功。当我为天空体育在安菲尔德工作时,我非常喜欢那里的氛围。《你永远不会独行》的歌声,利物浦如今所踢的精彩足球,他们给球迷所带来的快乐,一切都显得如此美妙。

这个赛季如今处在停摆状态未来仍未可知,这令人难过,但我相信利物浦很快会拿到英超冠军。将如今的利物浦和过去伟大的利物浦相比还为时过早,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这支球队的潜力摆在那里,他们拥有达到那种水平所需的一切。

足球新闻相关新闻

热门球队

英超
伯恩利 诺维奇 哈德斯菲尔德 伯恩茅斯 西汉姆联 卡迪夫城 布莱顿 沃特福德 南安普顿 莱斯特城 纽卡斯尔联 埃弗顿 水晶宫 伍尔弗汉普顿流浪 曼彻斯特联 谢菲尔德联 切尔西 阿森纳 富勒姆 曼彻斯特城 托特纳姆热刺 利物浦
西甲
皇家马德里 巴塞罗那 皇家西班牙人 马德里竞技 阿拉维斯 赫塔费 埃尔瓦 瓦伦西亚 莱加内斯 塞维利亚 皇家贝蒂斯 毕尔巴鄂竞技 皇家维戈塞尔塔 皇家社会 比利亚雷亚尔 莱万特 皇家巴拉多利德 巴列卡诺 赫罗纳 韦斯卡
德甲
拜仁慕尼黑 莱比锡草地球 多特蒙德 法兰克福 勒沃库森 门兴格拉德巴赫 沃尔夫斯堡 霍芬海姆 云达不莱梅 柏林赫塔 杜塞尔多夫 SC弗莱堡 美因茨05 FC奥格斯堡 沙尔克04 斯图加特 FC纽伦堡 科隆 汉诺威96
意甲
尤文图斯 那不勒斯 国际米兰 AC米兰 亚特兰大 罗马 都灵 萨索洛 拉齐奥 斯帕尔迪尼 桑普多利亚 帕尔马 卡利亚里 乌迪内斯 佛罗伦萨 恩波利 博洛尼亚 弗洛西诺内 热那亚 布雷西亚
法甲
奥林匹克里昂 巴黎圣日耳曼 蒙彼利埃 里尔 马赛 圣埃蒂安 OGC尼斯 尼姆 兰斯 SCO昂热 斯特拉斯堡 雷恩 南特 图卢兹 波尔多 亚眠 摩纳哥 FCO第戎 卡昂
NBA
黄蜂 老鹰 热火 魔术 凯尔特人 奇才 猛龙 篮网 步行者 雄鹿 尼克斯 灰熊 鹈鹕 76人 掘金 马刺 公牛 森林狼 雷霆 勇士 骑士 开拓者 快船 爵士 活塞 湖人 太阳 独行侠 国王 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