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直播

【球衣号码的艺术】从瓜迪奥拉到萨内蒂,4号的传承与变化

时间: 来源:互联网
标签:

起初,球衣号码的概念在足球比赛中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概念——它只不过是为了帮助球迷和官员识别参赛球员。然而,球衣号码在职业赛事中使用,已经差不多一个世纪了,而且发展至今已经有了更加广泛的含义。The Athletic作者Michael Cox特别开辟专栏,谈论了球衣号码的艺术。

本文Michael Cox和我们谈论了4号球衣的故事,并谈论了巴萨4号球衣的传统。

正如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所说的那样,英格兰足球球衣号码的发展与欧洲、南美的典型模式有所不同。而且,由于英超的历史以不断涌入的外籍球员为特征,传统的英格兰球衣号码已经变得不那么常见了。

最好的例子就是4号。在英格兰足球历史上,这一直是强硬防守型中场的“专属号码”,就如同诺比-斯泰尔斯在1966年帮助三狮军团赢得世界杯一样。

从那之后,4号就一直属于防守型中场。从现代足球的角度来看,最能够体现这一点的恐怕就是保罗-因斯了:一个更有活力、更善于铲球的中场球员,而不是具有严格位置纪律或者致力于进行进攻组织的球员。杰拉德第一次代表三狮军团出战之时,就是身披4号球衣,因为他通常比斯科尔斯的场上位置更加靠后。杰拉德在国家队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保持着这种状态,即便当他在利物浦扮演一名更具进攻性的中场球员之时,在国家队也是如此。

上世纪九十年代,英超联赛的4号大致属于蒂姆-舍伍德、卡尔顿-帕尔默、大卫-巴蒂和大卫-豪厄尔斯这样的球员,但英超最具影响力的防守型中场还是两名法国人。维埃拉是一名技术上很有天赋,身体素质也很强横的防守型中场,此外他也是一名具备组织进攻能力的中场球员。与此同时,马克莱莱则用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诠释了防守型中场的角色,他用一种更严格的方式出现在后防线之前,并最终凭借自己的努力,在这个位置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维埃拉是一名防守出色,还能够为球队组织进攻的4号

偶尔也会有中后卫穿4号球衣——曼联的史蒂夫-布鲁斯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尽管他们在比赛大多数时候都是中后卫,比如阿斯顿维拉的索斯盖特、考文垂的保罗-威廉姆斯。不过相较于英格兰以外身穿4号球衣的防守球员,英格兰身披4号的防守球员似乎更具智慧:他们总是以冷静、优雅的方式去进行防守。

不过在英格兰以外的地方,尤其看过北欧后卫们的表现之后,我们会愈发觉得这一号码天生就是属于后卫的。海皮亚和梅尔伯格曾担任利物浦和阿斯顿维拉的队长。近年来,英超一些最著名的中后卫都身披4号球衣:比如默特萨克、大卫-路易斯、孔帕尼、阿尔德韦雷尔德和范迪克,而且他们在国家队也都是选择了4号。范迪克在谈及球衣号码的选择之时,还提到了自己的前辈海皮亚——海皮亚曾效力于范迪克的儿时球队威廉二世。显然他就是范迪克选择这一号码的原因之一。

范迪克选择4号球衣,有部分原因在于海皮亚

现代足球比赛中,中后卫穿4号球衣也是常有的事情。比如克里斯滕森、瑟因居和韦斯特高,他们身披4号球衣看起来是如此自然——尽管看到像沃特福德的克雷格-道森这样的古怪英格兰球员身穿4号球衣,还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同寻常。同样值得指出的是,爱尔兰球队从某个角度来说,遵循着欧洲模式(而不是英格兰模式),4人出现在后防线上,6人出现在中前场,这意味着布莱顿的肖恩-达菲完全可以穿4号球衣。

尽管从上文来看,4号球衣的拥有者们大多都在扮演防守角色,但现实的情况是,现代足坛4号球衣的拥有者们在场上的角色已经发生改变,他们开始变得更具攻击力。比如,凯文-诺兰就是一名以进攻能力闻名的中场球员,他尤其擅长预测“第二落点”——作为一名身穿4号球衣的球员,出现在如此靠前的位置上,看起来确实不那么传统。或许相较于4号球衣,10号或者8号更加适合他。

另外一个例子是法布雷加斯。在巴萨青年队之时,瓜迪奥拉曾给过他一件签了名的巴萨4号球衣——当时瓜迪奥拉在一线队身披4号球衣。这件球衣上面写着:“致法布雷加斯:希望几年之后能够看到你穿着4号球衣出现在诺坎普。瓜迪奥拉。”

同时,瓜迪奥拉球员时代出众的表现,也使得不少拉玛西亚青训出身的年轻球员都向往巴萨的4号球衣。比如布斯克茨、哈维和法布雷加斯这样的球员,他们从小就希望得到4号战袍。

球员时代身披4号球衣的瓜迪奥拉,曾是无数年轻球员的偶像

法布雷加斯最初被认为是一名类似于瓜迪奥拉那样的拖后组织核心,而在维埃拉转会尤文图斯之后,他在阿森纳得到了4号球衣。但在阿森纳从4-4-2阵型切换到4-3-3(或4-2-3-1)之后,法布雷加斯在比赛中扮演了一个更具进攻性的角色——几乎就是出现在中锋身后。尽管场上位置发生了变化,但他仍然穿着4号球衣。而当法布雷加斯重回巴萨,在儿时偶像瓜迪奥拉麾下踢球之时,他终于实现了自己在诺坎普身披4号球衣的梦想。看到一名4身穿4号战袍的球员出现在如此靠前的位置上踢球,总归是会让人觉得有点儿“不传统”——瓜迪奥拉有时候会将法布雷加斯当作第二个伪九号,和梅西进行互换——事实上,看起来他所扮演的角色,更适合他在国家队所穿的10号球衣。

法布雷加斯身披4号球衣,就是受到了瓜迪奥拉的影响

在摩纳哥,法布雷加斯发现自己最喜欢的4号球衣已经被队友拿走,所以他选择了44号——这样的替代方式,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方式。凯文-诺兰在以球员兼教练的方式效力莱顿东方之时,也做了类似的事情。而乌克兰队史出场次数最多的季莫什丘克也因为同样的原因选择44号——在拜仁慕尼黑和泽尼特,他都因为无法身穿自己喜爱的号码而改穿44号。拉基茨基在顿涅茨克矿工和泽尼特,也模仿了自己的前辈季莫什丘克,身穿44号球衣以示敬意。

水晶宫的里德瓦尔德也是因为类似的原因穿上了44号球衣——他在阿贾克斯之时就穿4号球衣。边锋佩里西奇在克罗地亚国家队身穿4号球衣,但他在多特蒙德穿44号球衣,而转会国际米兰之后,他也只能穿44号球衣(因为国际米兰的4号球衣,为纪念萨内蒂而被封存)。

萨内蒂可以踢中场,但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还是出现在右后卫的位置上,他之所以会选择4号球衣,其实在此前的文章中已经解释过了——在阿根廷和乌拉圭,右后卫会选择4号,而不是2号。

国际米兰封存了属于萨内蒂的4号球衣

再说一个奇怪的例子:卡努。他在尼日利亚国家队一直穿着4号。而且他似乎在国家队所扮演的角色比俱乐部更加重要。卡努之所以选择这一号码,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偶像斯蒂芬-凯西(后来这名球员成为了国家队主教练)。阿德巴约以卡努为偶像,虽然他在阿森纳身穿25号,但在国家队选择的是4号。

与此同时,哈尔-罗布森-卡努在加盟西布朗之后,决定穿上4号球衣。他解释道:“这是唯一可用的单数字号码。尤其是球衣名字那么长的时候,我觉得单数字球衣可能会好看一点。同时也因为卡努——我有尼日利亚血统,并且和他有着相同的姓氏。他曾在尼日利亚身穿4号球衣,也曾效力于西布朗。”

但身披4号球衣的球员出现在一个更加靠后的位置上,仍是最自然、最传统的选择。目前4号球衣正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有时候身穿4号球衣的球员是中场,有时候是后卫。因此也会让人们感觉最适合穿这件球衣的人,其实也是那些不能决定自己最佳位置的人。

菲尔-琼斯在曼联也身披4号战袍

菲尔-琼斯已经身披4号球衣为曼联征战多年,而埃里克-戴尔也曾穿着4号球衣代表三狮军团出征2018年世界杯。这两名球员都在中场和后防线之间切换,偶尔也会出现在右后卫的位置上——看起来他们几乎代表了4号球衣所出现的全部场上位置。

热门球队

英超
伯恩利 诺维奇 哈德斯菲尔德 伯恩茅斯 西汉姆联 卡迪夫城 布莱顿 沃特福德 南安普顿 莱斯特城 纽卡斯尔联 埃弗顿 水晶宫 伍尔弗汉普顿流浪 曼彻斯特联 谢菲尔德联 切尔西 阿森纳 富勒姆 曼彻斯特城 托特纳姆热刺 利物浦
西甲
皇家马德里 巴塞罗那 皇家西班牙人 马德里竞技 阿拉维斯 赫塔费 埃尔瓦 瓦伦西亚 莱加内斯 塞维利亚 皇家贝蒂斯 毕尔巴鄂竞技 皇家维戈塞尔塔 皇家社会 比利亚雷亚尔 莱万特 皇家巴拉多利德 巴列卡诺 赫罗纳 韦斯卡
德甲
拜仁慕尼黑 莱比锡草地球 多特蒙德 法兰克福 勒沃库森 门兴格拉德巴赫 沃尔夫斯堡 霍芬海姆 云达不莱梅 柏林赫塔 杜塞尔多夫 SC弗莱堡 美因茨05 FC奥格斯堡 沙尔克04 斯图加特 FC纽伦堡 科隆 汉诺威96
意甲
尤文图斯 那不勒斯 国际米兰 AC米兰 亚特兰大 罗马 都灵 萨索洛 拉齐奥 斯帕尔迪尼 桑普多利亚 帕尔马 卡利亚里 乌迪内斯 佛罗伦萨 恩波利 博洛尼亚 弗洛西诺内 热那亚 布雷西亚
法甲
奥林匹克里昂 巴黎圣日耳曼 蒙彼利埃 里尔 马赛 圣埃蒂安 OGC尼斯 尼姆 兰斯 SCO昂热 斯特拉斯堡 雷恩 南特 图卢兹 波尔多 亚眠 摩纳哥 FCO第戎 卡昂
NBA
黄蜂 老鹰 热火 魔术 凯尔特人 奇才 猛龙 篮网 步行者 雄鹿 尼克斯 灰熊 鹈鹕 76人 掘金 马刺 公牛 森林狼 雷霆 勇士 骑士 开拓者 快船 爵士 活塞 湖人 太阳 独行侠 国王 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