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直播

曼联的最佳所有权模式是什么?公司制还是会员制

时间: 来源:互联网
标签:

这段时间,关于曼联易主的消息仍在时断时续的传播着,但在The Athletic作者Andy Mitten看来,在讨论曼联易主问题之前,首先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哪种所有权模式更适合曼联?

对于沙特富商收购曼联的谣言,仍在断断续续地传播着——一些自媒体为了能获得更多的流量,仍在坚持不懈地传播这样的故事。

任何涉及曼联收购问题的消息都是“大新闻”。毕竟不少曼联球迷都希望这样的事情是真的。

格雷泽家族并不受曼联球迷的待见,且自2005年以来就一直如此。虽说格雷泽家族利用高杠杆收购,导致球队陷入债务困境,真是不道德的行为,但他们的行为并不违法。在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的几个月之后,一群曼联球迷来到政府,向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然而政府只能够对他们的处境表示同情,对球队的处境,根本无能为力。

格雷泽家族统治曼联的这段时间里,曼联赢得了5个联赛冠军,并3次杀入欧冠决赛。在他们接管球队之后,球票价格迅速上涨,但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随着转播费和商业收入的增长,曼联的球票价格其实也趋于稳定。诚然曼联在球场上的表现“摇摇欲坠”,但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他们在全球商业吸引力方面,确实是英超最强的。

曼联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上个月,伍德沃德面对媒体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们目前的所有权模式为球队提供了一个稳定的结构,这比五年一届的主席换届要好得多。主席换届容易导致球队不断出现新的短期目标。如果他们在下一任主席上任之前超出预期的话,这些短期目标可能会让球队面临风险。

伍德沃德还认为,曼联有能力与中东财团,或者俄罗斯寡头巨贾的财力相抗衡。曼联的工资总额位列英超前列,这也就说明了他们的经济实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格雷泽家族帮助球队增值,但也从中榨取利润。其他球队,老板们要么投入资金,要么不拿薪水。而这样的区别也就是格雷泽家族如此不受曼联球迷待见的原因——尤其是当球队表现不佳的时候。

3月客场击败巴黎圣日耳曼,杀入欧冠四分之一决赛之时,曼联球迷并没有对格雷泽家族有太大的怨言,但当球队在上个月输给排名倒数第二的纽卡斯尔之时,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当格雷泽家族收购曼联,退出伦敦证券交易所之后,时任球队主教练的弗格森采用了一种积极的态度,他直接向老板要求购买球员,而不是先要通知股市。随后在2011年,曼联则是转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有趣的是,笔者在比赛日与球迷的谈话中得知,许多人对于球队在美国上市持保留意见,就像他们对格雷泽家族持保留意见一样。

那次收购引发了持续性的抗议,并促使了联曼的成立。14年之后,联曼在曼彻斯特北部的莫斯顿拥有了一处漂亮的球场,在2000名左右左右的球迷,参加第七级别的比赛。在这些联曼球迷之中,不少是因为现代足球的发展而被远离曼联的球迷,他们的理由包括票价过高,球队“路人粉”增多,以及去球迷实际上是为了千万富翁的奢华生活提供了资金。

因为球迷对格雷泽家族的不满,促使联曼的诞生

球迷自己拥有的俱乐部,这是一个浪漫的想法,从沙尔克到巴萨,从联曼到皇马,从温布尔登到柏林联盟,这些球队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在球迷所有权模式下运作,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我真的很想知道曼城球迷的真实感受。”沙克尔的民选董事凯默告诉《The Athletic》记者,“他们曾经就如同沙尔克一样,一支来自蓝领阶层的球队,并没有取得过什么成功,直到挥金如土的中东财团成为了他们的老板——我不想这话说起来有些不尊重——他们就如同脱缰的野马,开始不断斩获冠军。”

“巴黎圣日耳曼也是如此。像姆巴佩或者内马尔这样的球星是非常有声望的,但足球在传统意义上其实是一项蓝领运动。沙尔克是最后一支由俱乐部成员百分百持股的大型德甲球队,但这给我们带来了压力,因为我们必须与非常富有的球队竞争,这些球队的老板们也都非常希望自家球队能够杀入欧冠联赛。”

德甲足球不应该受到著名的“50+1原则”的保护吗?这一原则意味着,一家俱乐部50%以上的投票权必须保留在其成员手中。

“这条规定只是纸面上的,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执行。”凯默说道。虽然他供职于沙尔克董事会,但他的工作是无偿的。“霍芬海姆100%的股权都由他们的出资人持有。看看大众与沃尔夫斯堡、拜耳与勒沃库森,或者红牛(萨尔斯堡)。对于沙尔克而言,我们需要通过成功来赚钱。然而对于这些俱乐部来说,当他们失败的时候,他们能够从投资者那里获得更多的钱。这是不公平的。”

沙尔克有雄心成为德国和欧洲的头部球队,但他们也觉得自己有些无能为力。凯默说道:“我们拥有自己的球队,我们用自己的收入来支付青训费用,我们没有外部资金。如果我们有一两个糟糕的赛季无法出战欧冠联赛,我们将损失三四千万欧元。所以我们必须出售球员。”

德国被誉为一个球迷文化和足球文化友好的国家,从低廉的门票价格到看台上激情的球迷,无一不透露着这一点。但他们不同的所有权结构,其实也造成了一些严重的问题。

“在英格兰,至少有四五支球队——甚至是莱斯特城——可以赢得联赛冠军,他们拥有巨额转播费用。”凯默在说出这番话之时,并没有什么苦涩的感觉。

“在德国,一支球队可以为了赢得联赛冠军而奋斗两三年,但如果他们最终无法得偿所愿,梦想就只能宣告破灭。拜仁每年都能够赢得联赛冠军,他们和其他球队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作为拜仁的主要股东,阿迪达斯并没有鼓励竞争的想法。他们只想希望联赛冠军——拜仁——穿着他们的球衣。”

克尔的民选董事凯默认为德甲的“50+1”政策有利也有弊

凯默羡慕地看着大西洋彼岸的大资本家们,他们认为监管对于保持商业健康度是非常必要的。在凯默看来:“美国是自由市场体系的发源地,但他们的体育模式是有工资上限的。他们有规则来保持竞争的动力。在德国,拜仁只收购其他球队最好的球员,在增强自己实力的同时,削弱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

弗利特伍德目前是英格兰第三级别联赛的球队,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弗利特伍德从非职业联赛中一步步爬上来,而他们的前进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球队主席安迪-皮尔利的慷慨捐赠。安迪-皮尔利是一名土生土长的福利特伍德镇人,他一辈子都是球迷,他看到了“邻居”布莱克本的成功,所以他选择接手弗利特伍德。

“对我有用的事情,不一定对所有人都有用。”安迪-皮尔利告诉《The Athletic》记者,“我的模式是,我对球队及其发展有一个固定的预算。也许我会在未来几年内卖掉俱乐部,换回一些钱,但这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并不太可能发生。”

安迪-皮尔利认为自己投资的不仅仅是足球。“对于我而言,向球队投资就是向社区投资。俱乐部能够成为当地球迷的‘礼拜场所’。它吸引了社会各阶层各年龄段的人。以谢菲尔德联为例,他们的球迷就很幸福。同时,足球也能够产生经济效益,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

安迪-皮尔利同意伍德沃德关于稳定性的观点,并引用了曼联在他们辉煌岁月里曾经最接近的对手作为例子。“为了建造他们的新球场,阿森纳投入了大量资金,以博取未来更大的收益,但这确实让他们遭受到了挫折。他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取得了成功,但新球场的建设,使得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签约那些优秀的顶级球员。”

也许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巴萨不断推迟了他们对诺坎普的改造计划。

但是,安迪-皮尔利认为什么样的模式是成功的呢?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这完全取决于你的目标是什么。今年夏天,我坐在董事会的会议室里说,‘我们必须赢得联赛,我们预算足以支持我们赢得联赛冠军。在其他时候,我则是希望球队的收支能够更加平衡一些。’”

这看起来和阿森纳的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安迪-皮尔利并没有将他认为的“超级俱乐部”包括在分析之中。“曼城,似乎并没有建立一个寻求回报的财务模型,他们不断为了荣誉而付出。在曼联,球队则已经被视为经济成功的商业工具。”

他指出门票收入已不再是成功的驱动力。“过去你可以知道谁是最好的,因为它反映在人群的规模。付费的观众给了俱乐部绝大部分的收入——除此之外,球队也没有办法从球迷那里获得更多的收入。如今,球队的投资取决于主席的财富或者所有者的意愿。如果没有这样的投资意愿,你将需要一位杰出的经理人,才能够超取得出色的成绩。”

曼城似乎没有建立一个寻求回报的财务模型

过去也有小球队在一段时间内取得超出自身实力的成绩,但有时候挥霍无度的支出被渴望荣誉的球迷所忽略。

1997年,伯里的大股东休-伊夫斯在球队客场对阵斯托克城的比赛中,受到了球迷的挑战,球迷们对他没有将球队带到英超联赛而感到失望。那个赛季,他们30年来第一次杀入英格兰次级别联赛。5月,伯里在没有钱的钱的情况下夺得了联赛冠军,虽然球队陷入这样的困境,是球队老板的问题,但很少有球迷抗议。然而6个月过去了,伯里这支球队都已经消失了。博尔顿的麻烦也是有迹可循的,他们依靠的是现在已经去世的赞助人埃迪-戴维斯。

其他的俱乐部经营更加理智。阿克林顿的老板安迪-霍尔特备受球迷尊敬,格兰森林流浪者的老板戴尔-文斯也是如此。巴恩斯利的前任主席帕特里克-克莱恩于2018年去世,他是当地非常受欢迎的人。他在给球迷的信中承认自己活在“借来的时间”里,他说道:“人们并不羞于站出来,告诉我,他们很欣赏我的努力,即便我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

在帕特里克-克莱恩离世之后,巴恩斯利现在由一个国际投资财团所拥有,其中包括美国棒球界的先驱比利-比恩。

在杰克-沃克的帮助下,布莱克本在1995年赢得了英超联赛的冠军。博尔顿在埃迪-戴维斯的帮助下,不仅仅是杀入英超联赛,还获得了出战欧洲赛事的机会。杰克-海伍德重建了狼队,并帮助球队重新站稳了脚跟。在雷丁,约翰-马德杰斯基为球队建造了一座球队,并为他们进军英超提供了资金。

随着财政公平原则被引入,并产生了一些影响。但就好比俄罗斯亿万富翁所拥有的伯恩茅斯,泰国人拥有的莱斯特城,他们都能够去打破这一规则,毕竟罚款与设计的金额相比真的是微不足道——足球当局者的权力有限,球队并不会受到应有的限制。

“金主爸爸”并不总是救世主。在达林顿,乔治-雷诺兹建造了一个能够容纳25000人的体育场,但这座球场并没有能够帮助他们取得成功。

在兰开夏郡的一个小角落里,三支球队齐头并进,但最近他们的命运却大不相同。当弗利特伍德在联赛中一路高歌,布莱克浦却成为了错误类型老板的代名词。直到今年早些时候,球队所有者奥伊斯顿家族才被“轰下了台”。附近的AFC菲尔德多亏了赞助人大卫-海桑维特的帮助,才能够一直前进,他们的球迷以拥有一座超棒的新体育场而自豪,并希望在2022年成为职业足球联赛的一部分。

其实球迷最喜欢的模式,就是赢球的模式

位于曼彻斯特以南一个小时车程的索尔福德,他们在今年5月的升级附加赛中击败了AFC菲尔德,开始了职业联赛的征程。2014年被收购之前,索尔福德只不过拥有140名球迷,但现在他们场均观战人数达到了3000人。索尔福德的球迷中,有不少是曼联和曼城的球迷。他们喜欢价格实惠的比赛门票,并对索尔福德的老板感到满意。不过当球队开始遭遇不顺之时,抱怨也是随之而来。

正如安迪-皮尔利所解释的那样,球迷们对于球队老板的感激之情是无法得到保证的。他表示:“我们见证了英国足球历史上最快的进步,从非职业联赛的第五级别联赛上升到目前的第三级别联赛。我已经投入了4400万英镑,但球迷仍然会在诸多积极因素中跳出一个负面因素,无论是汉堡的味道,还是价格稍有上涨的啤酒。”

“我们的会员费是职业联赛中最便宜的,而且我们已经搬入一个800万英镑的训练场。虽然英超联赛的表现在这里并不适用,但对于一些球迷来说,现在这一切是远远不够的。我们不能够期望太多,你必须管理好自己的欲望。如果你曾经经历过巨大的成功,有时候情况会变得很困难,因为人们会再次期待,但这样的事情并非总会发生。有时候你必须享受当下的美好时光,因为它们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安迪-皮尔利很幸运,但他提醒大家都需要谨慎,并承认自己肩上有着很重的责任:“对于我而言,这不是一个虚荣的项目,而是涉及到很多人生活质量的工作。我有自己的预算,而且我坚持执行着。但我看过一些成功的商人,他们擅长计算,用心而不是用脑子来经营一支球队。”

足球的全球化正在改变球迷圈层的文化。对于沙特财团收购曼联的支持,大部分来自于那些不愿意为球队花钱,但又梦想着球队能够签下明星球员,获得巨额支票的球迷。其他的其实都是次要的。

像沙尔克的凯默,他们这种老派的球迷就不喜欢这种思维方式。“在科隆,我看到大多数孩子都是穿着巴萨和皇马的球衣,而不是其他球队的球衣。”

事实上,大多数球迷认可的唯一所有权模式就是赢球模式。但不管球迷们怎么想,这些模式都应该是可持续的。

邓肯-德拉斯多是曼联球迷信托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成立于1998年,当时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试图收购曼联。而该球迷信托公司的主要目标,就是为每一位曼联球迷都提供入股球队的机会。不出意料,邓肯-德拉斯多将最佳所有权模式视为以独立为首要原则的模式,这样球队就不会被任何单个私人所有者或者集团所利用。他认为,大量的支持者参与的所有权,有巨大的积极利益,“至少可以消除‘他们和我们’的利益冲突,让每个人都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团结在一起——因为我们都是共同所有者。”

球队应该在商业与球迷诉求之间找到平衡

然而,安迪-皮尔利对于这种自下而上的模式并不是那么信服。

“球迷是任何球队不可思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安迪-皮尔利说道,“没有球迷,一切都毫无意义,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技能。与球迷们交流是一件好事,你可以倾听他们的想法。但如果做得太过火,球迷会选择自立门户,做出他们不具备专业技能的决定。这可能是一个危险的局面。”

邓肯-德拉斯多认为这是一个左右平衡的问题。“要确保球队在财务上表现良好,同时也要确保它不会被那些视它为摇钱树、政治盾牌,或者政权营销工具的老板所利用。优化收入结构必须与将收入再投资于球队的目标相结合,因为后者的业绩必须始终是董事会的优先事项,而不是如同普通企业所要求的那样,为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为了保证球队能够执行这些符合要求的政策,需要有正确的所有权结构。”

对于每一笔交易,邓肯-德拉斯多都能够举出一大群索取多于给予的人,这些人会给自己带来危险。“一支百分百私有化的球队,有可能让所有者从财务上利用它——如格雷泽家族、克伦克家族、前利物浦老板希克斯和吉列特。他们可能会将球队变成个人或政治上的公关工具。比如中东财团的曼城,球迷的付出基本上与球队的成功无关,球迷与球队之间的关系也会减弱。”

球队运营不应该被简化成为一门生意,如果它纯粹以经营业务的方式运营,将无法生存。正如邓肯-德拉斯多所说的那样:“这种关系比一个商业品牌更具意义。”

但他并不认为另一个极端——百分百的会员制——就是绝对正确的。“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所有权模式,但我认为它有两个缺点。首先,它会让球迷基础政治化——为谁能够控制球队而正确选票的战斗将不可避免的导致球迷群体四分五裂,还会出现派系之争(巴萨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此外,这种模式并不能够很好地激励企业家精神,以推动球队商业发展。同时,它还会鼓励冒险行为的出现,以及对‘银河战舰’的不健康追求。球队或许不会将青训作为球队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进行良性发展。”

那么,在他看来,什么样的所有权模式是最好的呢?

邓肯-德拉斯多再一次回到了自己谈话的关键点:平衡。他选择支持德国球队的运营模式。这种模式从本质上来说,确保球队必须由球队会员控制,且球队会员的投票权(或者说是股份)不低于50%。

平衡球迷诉求与球队商业发展,这是曼联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

他表示:“这将遏制剥削行为的出现,并有助于确保球迷们的担忧得到解决,确保球队有限考虑投资者的利益。然而,它也允许来自非常成功的企业/个人的投资,通常是球迷或者当地企业,这有助于提高球队财务业绩和良好的管理。”

在凯默看来:“尽管拜仁在市场上能够操作的空间很有限,他们无法获得英超精英球队和西班牙豪门那样丰厚的收入,但他们仍旧算得上是欧洲商业最成功的球队之一。”德国的“50+1原则”如果不进行修改,就无法在英格兰进行推广,因为还是有很多英格兰球队都是百分百私有制的。

邓肯-德拉斯多认为,再激进的当权者都不可能强迫所有英格兰球队都成为会员制球队,一个现实的措施,那就是建立一个对俱乐部有一些特殊限制的公共股权模式。球迷们对股票所有权的大规模参与——邓肯-德拉斯多认为这是球迷股东和投资者股东利益的同意——将如何实现呢?

“大部分有投票权的股份应该由(全球)球迷股东所持有。例如,这可以通过一个要求来实现,即大约三分之二或者四分之三的有投票权的股份必须由拥有占比非常小的股东持有——例如,持股少于1/10000的股东。这个数字显然需要对应到球迷群体的规模之上。”

“另一种可能就是由大股东或者单一锚定投资者持有,投票权上限为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目的是为投资者提供重大的经济利益,以创造商业为驱动力,优化球队财务业绩,促使球队拥有良好的管理模式,但他们又没有权力利用自己的地位来损害球队和球迷的利益。”

“我喜欢德国的模式,但在实践中,我们需要创造一个全新的曼彻斯特模式,以打造出一个我们都希望看到的足球俱乐部。”

邓肯-德拉斯多希望曼联以过往的辉煌为模板。“你无法击败巴斯比爵士多年前对曼联大家庭的设想,从股东到董事会,从管理层到球员,再到看台上和全世界的球迷。曼联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最后,作为一名球迷,我想象着我会如何看到我的球队,以及我与它之间的关系。我的所有权模式是这样的,我的球员和球迷都是这支球队的共同所有人。”

但当前的现实意味着,如果曼联继续在困境中打滚,沙特或者另外一场类似收购的谣言仍将继续“肆虐”,曼联依旧不会出现邓肯-德拉斯多所描绘的,这看起来过于浪漫,但又极具吸引力的画面。

热门球队

英超
伯恩利 诺维奇 哈德斯菲尔德 伯恩茅斯 西汉姆联 卡迪夫城 布莱顿 沃特福德 南安普顿 莱斯特城 纽卡斯尔联 埃弗顿 水晶宫 伍尔弗汉普顿流浪 曼彻斯特联 谢菲尔德联 切尔西 阿森纳 富勒姆 曼彻斯特城 托特纳姆热刺 利物浦
西甲
皇家马德里 巴塞罗那 皇家西班牙人 马德里竞技 阿拉维斯 赫塔费 埃尔瓦 瓦伦西亚 莱加内斯 塞维利亚 皇家贝蒂斯 毕尔巴鄂竞技 皇家维戈塞尔塔 皇家社会 比利亚雷亚尔 莱万特 皇家巴拉多利德 巴列卡诺 赫罗纳 韦斯卡
德甲
拜仁慕尼黑 莱比锡草地球 多特蒙德 法兰克福 勒沃库森 门兴格拉德巴赫 沃尔夫斯堡 霍芬海姆 云达不莱梅 柏林赫塔 杜塞尔多夫 SC弗莱堡 美因茨05 FC奥格斯堡 沙尔克04 斯图加特 FC纽伦堡 科隆 汉诺威96
意甲
尤文图斯 那不勒斯 国际米兰 AC米兰 亚特兰大 罗马 都灵 萨索洛 拉齐奥 斯帕尔迪尼 桑普多利亚 帕尔马 卡利亚里 乌迪内斯 佛罗伦萨 恩波利 博洛尼亚 弗洛西诺内 热那亚 布雷西亚
法甲
奥林匹克里昂 巴黎圣日耳曼 蒙彼利埃 里尔 马赛 圣埃蒂安 OGC尼斯 尼姆 兰斯 SCO昂热 斯特拉斯堡 雷恩 南特 图卢兹 波尔多 亚眠 摩纳哥 FCO第戎 卡昂
NBA
黄蜂 老鹰 热火 魔术 凯尔特人 奇才 猛龙 篮网 步行者 雄鹿 尼克斯 灰熊 鹈鹕 76人 掘金 马刺 公牛 森林狼 雷霆 勇士 骑士 开拓者 快船 爵士 活塞 湖人 太阳 独行侠 国王 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