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直播

【揭秘】科尔祖父母对亚美尼亚人的帮助:拯救了一个民族

时间: 来源:互联网
标签:

1915年4月24日,许许多多的亚美尼亚人民遭到了土耳其人的屠杀,事后统计有超过150万亚美尼亚人在那段时间里被杀害,包括一些国家领导人、知识分子、作家以及医生等社会的各界人士。无数的亚美尼亚人不得不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后来这场屠杀被历史学家们称为种族灭绝,不过土耳其人坚持认为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灭族。亚美尼亚人的遭遇也受到了美国人的同情,在那个年代同情亚美尼亚人也成为了美国文化的一部分。

当时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领导的美国政府当即决定为那些难民们筹集各种物资和救援力量,美国社会的各界人士都贡献出了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那些难民。美国人还用挨饿的亚美尼亚人作为例子来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要糟蹋食物。但是一战发生后美国对亚美尼亚人的援助力度减小了很多,战争结束后他们又加大了援助的力度,1919年美国政府还通过了一项和近东援助组织合作的议案,史蒂夫科尔的祖父母斯坦利-科尔和埃尔莎-科尔(原名埃尔莎-雷克曼)就是那个时候加入到了援助行动中。纪录片制作人安尼-霍瓦尼西安说:“那些亚美尼亚人原本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斯坦利是基督教长老会部长的孩子,那时候他在军队里但不是服役状态,他在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当药剂师。有人过来说了近东援助组织需要人手去奥斯曼帝国帮助难民,斯坦利毫不犹豫地就去了。”霍瓦尼西安是科尔的高中同学,她的爸爸曾经和科尔的爸爸一起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当老师。

斯坦利和许多有爱心的美国人一起漂洋过海去了那里帮助难民,当时埃尔莎-雷克曼从威斯康星大学毕业后在土耳其的亚美尼亚大学教书,斯坦利在近东组织里认识了埃尔莎并且最后相爱结婚,这个组织是专门为了帮助受难的亚美尼亚人的。

1919年斯坦利待在阿勒颇,那是叙利亚最大的城市,斯坦利的主要职务是医疗卫生官员,他要照顾那些在死亡行军中侥幸存活下来的难民,很少一部分人能在死亡行军中活下来,他们穿越了叙利亚沙漠经历了饥饿、缺水、性虐待、非法买卖以及暴力虐待。斯坦利照看的人大多都是女人和小孩,后来他去了赫拉曼马拉什参加救援工作。1920年2月法国军方撤离了那里,留在那里的亚美尼亚人再次受到了土耳其人的杀害,斯坦利亲眼见证了那一切,那些人经历了持续三周的屠杀行动。1922年斯坦利和埃尔莎一起加入了近东组织的孤儿院,那里都是亚美尼亚的孤儿,那年斯坦利和埃尔莎结婚了,一位亚美尼亚孤儿当了他们婚礼的花童,第二年那里爆发了疟疾,最后他们不得不放弃那里。最后二人兜兜转转回到了黎巴嫩,并且在贝鲁特的美国大学里教书,斯坦利是大学生物化学系的主任,埃尔莎则是女学生的教务长,他们一共育有四个孩子,科尔的父亲马尔科姆就是在贝鲁特长大的。1982年马尔科姆成为了这所大学的总裁,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两个地区仍然充满了激烈的独立战争。那时候科尔正在亚利桑那大学读书,在父亲的影响下他的世界观已经慢慢成形了。

不过年幼的科尔更关心篮球多一点,现在已经53岁的科尔很清楚长辈们对他的影响有多么大,虽然他已经有八枚总冠军戒指了,可是这些和父母以及家族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有段时间科尔一直待在国外,他去过法国、突尼斯和埃及等很多国家,而他的父母经常在家里举行烧烤聚会,来参加聚会的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在科尔看来那就像一个国际节一样。科尔很清楚自己的祖父母曾经救助过很多亚美尼亚人的故事,但是他第一次切身体会到祖父母的行为有多么大的影响力,是在一个周六晚上的亚美尼亚学校里。那天学校的礼堂里挤满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了祖父母救助孩子的后代以及社会的各界人士,很多亚美尼亚人的后代可以自由地周游世界完全是因为科尔祖父母当年的伟大行为。那是这所学校的第38届年度晚会,整个礼堂布置得十分漂亮,因为科尔的到来这场晚会受到了很多人的重视,和科尔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家人,旧金山的市长布里德以及女议员杰基-斯佩尔也参加了这次晚会。现在是富国银行财产抵押咨询师的瓦汉-德鲁尼亚在衬衫外穿了一件亚利桑那大学蓝色球衣也来到了现场,74岁的阿纳希德-卡奇安从丹佛开车来到了这里,他的父亲当年也受到了科尔祖父母的救助。

科尔作为这次晚会的荣誉嘉宾感受着本应该是祖父母的荣誉,这次晚会超过400人是来致谢的,据不完全统计这是很多年以来致谢人数最多的一次晚会,他们一一向科尔表达着对他祖父母的感激之情。科尔接受着这些人的膜拜,那一刻他代表着祖父母,很多人都和科尔分享了当年的故事,并且多次感谢了科尔的家族。圣荷西大学总裁玛丽-帕帕齐安说:“现场有一种十分感人的能量,我比较了解科尔家族的故事,他们家族做过很多伟大的事情,那场晚会的意义很特殊,许多人积攒了很多年的感激之情都释放了出来。”

科尔很喜欢亚美尼亚社区,他也知道家族当年的故事,他记得祖父母有一些亚美尼亚朋友。几乎每位亚美尼亚人都在家里挂一张阿勒山的照片,那是他们都十分坚信诺亚方舟最后停留的地方,同时这也是这个国家的象征。那些词尾有“ian”的姓氏一定是亚美尼亚人。当科尔知道他十分敬佩的篮球教练杰瑞-塔卡尼安也是亚美尼亚人,他感到很不可思议,并且反复询问了父亲以确定这个事实。勇士队助教罗恩-亚当斯出生在夫勒斯诺人,那是加州亚美尼亚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亚当斯在一次客场之旅中和一些人聊起了科尔家族的故事,他们都对此十分感兴趣。

科尔的祖父斯坦利还写了一本书叫《The Lions of Marash》,这本书在1973年出版后成为了亚美尼亚人的必读著作,书里有斯坦利对于当年亚美尼亚人被屠杀的一些目击证词。科尔祖父母当年为了救助那些人冒了很大的风险,后来那些孩子们成为了各行各业的精英。这场晚会最动人的时刻应该是纪录片《科尔:和平的勇士》预告片放映的时候,这部纪录片很快就要完成了。其中有个片段是科尔祖父在信中的一段话被念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动了,科尔也留下了泪水,那天距离科尔的祖父写下这封信已经过去了99年。

信的内容如下:今天晚上是这个冬天最寒冷的一天,许多幸存下来的亚美尼亚人打算继续向外面逃亡,他们有很多人都会死在土耳其人的迫害下或是严酷的寒冬,我们收留的孤儿和老人会继续和我们待在一起。也许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帮助一些幸存下来的亚美尼亚人,保住他们的性命。假如土耳其人无视我们的国家和财产,我们会和他们战斗到底,过去几周的屠杀势必会成为历史的污点。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我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死亡对我来说并不可怕,爱和希望能帮助我战胜这一切。——斯坦利

这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话触动了全场所有人,同时也唤醒了科尔对于自己祖父的记忆。祖父去世的时候,科尔才10岁,在他印象中祖父的手特别巧,祖父每次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走很远来加州看他时,总会帮助他修建点什么。科尔记得自己当年和祖父买了木头和金属网修建兔子笼的情景,他很清楚祖母埃尔莎是多么得善良,她总是会给科尔做他很喜欢吃的菜。科尔说:“对那些人来说我的祖父母是英雄,不过对我而言他们就是我的祖父母。”

在宴会结束的时候,科尔和家人以及当年亚美尼亚人的后代一起跳了亚美尼亚的传统舞蹈,他们一起手拉手享受着生命的快乐。前段时间科尔又一次参加了这样的活动,前来感谢的亚美尼亚人还给他送了一座诺亚方舟的小雕像作为纪念物。科尔说:“我是在海外长大的,接触过很多国家的人,对自己家族的背景也很了解,可能是家庭环境让我学会了用更远的目光看待身边的一切,我可以更好地理解人们的行为。其实人们的内心很大程度上都是相通的,大家来自不同文化的国家和教育背景,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可以联系到一起,而体育运动就是最好的方式之一。人们可以因为体育的很多东西联系到一起,无论是因为某支球队还是某位球员,两个人可以通过体育文化建立一种感情上的纽带。比如斯蒂芬-库里在全世界都有很多球迷,他们都因为库里产生了某种联系,还有凯文-杜兰特也有很多慈善行为,他们对球迷们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影响。那些受球星影响的年轻球迷们,正在球星的积极影响下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霍瓦尼西安在制作纪录片的时候,对科尔家族的一些人进行了访问,她还看了斯坦利和埃尔莎当年写的很多信,其中有一封信中写道每当他用打字机写一个字的时候就可以听到一声枪响。正是这些信让亚美尼亚人当年经受的苦难被更多人所了解,当年的历史不会被埋没,他们在失去家乡后流浪到了世界的各个地方,但这依然改变不了他们身为亚美尼亚人的事实。不过他们国家的文化丢失了很多,亚美尼亚许多的文化遗产都流失了,例如这个国家的语言和教堂。

1991年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共和国成立,但是这个国家以前的土地大多被土耳其占领了。霍瓦尼西安的名字来源于以前亚美尼亚王国的首都阿尼市,阿尼表示这座城市里有1001座教堂,那里的宗教建筑曾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现在土耳其人成为了这座城市的主人。亚美尼亚宗徒教会的人在阿尼教堂住了有半个世纪,现在以前的那座圆顶基督教堂已经废弃了。

亚美尼亚种族当年遭遇大屠杀的真实性遭受到了人们的质疑,但是科尔祖父母的信成为了那场屠杀的有力证据,当年的很多故事都在信中被保留了下来,世界应该知道当年的一些真相,这也是纪录片最大的作用之一,在纪录片《科尔:和平的勇士》的预告片中,导演从幕后的视角介绍了屠杀一开始的发展。霍瓦尼西安说:“科尔祖父母的日记非常真实也很伟大,他们在各个地方救下了很多人,为了更多人的生命他们可以冒着生命的危险。在晚上他们把自己的经历都写了下来,这是他们留给那些亚美尼亚人的财富。我的祖母是个孤儿,在她六个月的时候自己的双胞胎姐妹被人带走,从此便失去了消息,我的祖父有8个兄弟姐妹,当他多年后重新回到村里时,所有人都离开了。像这样的故事是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听了,总有些人觉得这些是编造的,不过幸亏科尔的祖父母给我们留下了最真实的证据,当年是很多像科尔祖父母那样的美国人帮助了亚美尼亚人。”

原文:Marcus Thompson II

编译:晴天

热门球队

英超
伯恩利 诺维奇 哈德斯菲尔德 伯恩茅斯 西汉姆联 卡迪夫城 布莱顿 沃特福德 南安普顿 莱斯特城 纽卡斯尔联 埃弗顿 水晶宫 伍尔弗汉普顿流浪 曼彻斯特联 谢菲尔德联 切尔西 阿森纳 富勒姆 曼彻斯特城 托特纳姆热刺 利物浦
西甲
皇家马德里 巴塞罗那 皇家西班牙人 马德里竞技 阿拉维斯 赫塔费 埃尔瓦 瓦伦西亚 莱加内斯 塞维利亚 皇家贝蒂斯 毕尔巴鄂竞技 皇家维戈塞尔塔 皇家社会 比利亚雷亚尔 莱万特 皇家巴拉多利德 巴列卡诺 赫罗纳 韦斯卡
德甲
拜仁慕尼黑 莱比锡草地球 多特蒙德 法兰克福 勒沃库森 门兴格拉德巴赫 沃尔夫斯堡 霍芬海姆 云达不莱梅 柏林赫塔 杜塞尔多夫 SC弗莱堡 美因茨05 FC奥格斯堡 沙尔克04 斯图加特 FC纽伦堡 科隆 汉诺威96
意甲
尤文图斯 那不勒斯 国际米兰 AC米兰 亚特兰大 罗马 都灵 萨索洛 拉齐奥 斯帕尔迪尼 桑普多利亚 帕尔马 卡利亚里 乌迪内斯 佛罗伦萨 恩波利 博洛尼亚 弗洛西诺内 热那亚 布雷西亚
法甲
奥林匹克里昂 巴黎圣日耳曼 蒙彼利埃 里尔 马赛 圣埃蒂安 OGC尼斯 尼姆 兰斯 SCO昂热 斯特拉斯堡 雷恩 南特 图卢兹 波尔多 亚眠 摩纳哥 FCO第戎 卡昂
NBA
黄蜂 老鹰 热火 魔术 凯尔特人 奇才 猛龙 篮网 步行者 雄鹿 尼克斯 灰熊 鹈鹕 76人 掘金 马刺 公牛 森林狼 雷霆 勇士 骑士 开拓者 快船 爵士 活塞 湖人 太阳 独行侠 国王 火箭